牛福利麻豆传媒映画若冰

5.12.2021 | 04:54

郑蔷薇抱着头,“我……我……头好疼啊……好疼……”

不过是几秒钟的功夫,郑蔷薇便疼的面色惨白,额头上都是冷汗。

可是,看着已经疼的痛苦呻吟的郑蔷薇,女佣却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关心,她依然笑着道:“大小姐,您等着……我去把那身运动服给您拿过来,您那身衣服还是我给您换下来的呢!”

说着,便跑去给郑蔷薇拿衣服了。

郑蔷薇疼的抱着头倒在床上打滚,脚上刚刚涂上的指甲油,还有没干,这会儿在她的挣扎下,基本上都曾在了床单上。

她疼的哀嚎,脑子里仿佛被扎进了成百上千的针,疼的都快要炸开了。

女佣回来的很快,不一会儿便捧着一身运动服来到了郑蔷薇面前:“大小姐,你看,这就是那天早上回来你穿的衣服……”

说完后女佣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抹惊讶,她道:“哎呀……大小姐,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我……我……我马上去叫人……”

可是此刻,她这惊讶,就显得……特别的做作,特别假了。

而且,她虽然说我这就马上去叫人,但,却并没有动。

郑蔷薇疼的浑身抽搐,她捂着头,像不能呼吸了一样,穿着粗气:“我……我……”

女佣弯下腰:“大小姐,您想说什么?”

女人如花。

她手里的运动服似乎是不经意的送到了郑蔷薇的面前。

郑蔷薇看到那套黑色运动服后,脸上痛苦的表情一点点僵硬,随后紧跟着,瞳孔开始突然收缩,恐惧如潮水一般在眼中翻涌。

下一秒,郑蔷薇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滚开,滚开……拿走,拿走它,不要过来……”

郑蔷薇口中惨叫着,从床上滚下去,她连滚带爬蜷缩在墙角抱着头,口中一遍遍哭着道:“我不要看,不要看了,让我回家,求求你快让我回家……”

女佣一脸莫名其妙:“大小姐,你在说什么呢,你现在人就在家里啊?哎,您别怕,我去叫先生……”

说完女佣抱着衣服走了,转身后,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得逞的冷笑。

在看到那身运动服之后,郑蔷薇的脑子像是被人给生生的撕裂,然后强行塞进去了很多的东西,那天晚上被宫沉夜强迫着看着的画面,一幕幕都出现在脑海中,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醒……

她短暂忘记的事情,此时已经都想起来了。

此时的郑蔷薇大脑是不正常的,乱糟糟的,她根本分不清现实和幻觉。

她像是疯了一样,双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精心修剪护理的指甲在皮肤上挠出了一道道的伤口,有的已经严重到破皮渗血。

女佣跑下去喊道:“先生先生不好了,不好了,大小姐突然抱着头喊头疼,嘴里还说着胡话,您快去看看吧。”

郑父正在喝茶,郑蔷薇出事之后,其实最累的是他。

本来刚刚松口气,可现在,刚刚泡好的茶,一口还没喝,这颗心就又提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