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下载app原版免费版下载

4.12.2021 | 18:41

“我说了多少遍了,现在的情况,不应该贸然行动,万一帝国揪住不放,难道你就能安然脱身了吗?如果影响了百年大计,你能担待得起吗?”

房间里面没有开灯,只有窗帘的缝隙里面偷出来的些微光芒能够照亮一条细小的区域,溢散的光芒在空中弥漫,隐约能够看到屋子里面或站或坐的六个轮廓,而剩余的身影,则部隐藏在了黑暗当中。

在这样一间漆黑的房间里,年迈的声音响起,痛骂面前的四个人是白痴,是无赖,开始怀疑选择和他们成为盟友是不是一个正常的操作。

微弱的光芒在老人的脸上留下一条轻微的轮廓,就算是这一条轻微的轮廓,也可以看得出来他脸上带着的狰狞,表现了他极短的愤怒和恐惧。

而在他的身边,可以看到一个身形瘦高的人,与老人肥硕的身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静静地站立在老人的旁边。

窗帘缝隙当中透出的阳光,大部分都这一道身影遮挡住。在地毯上,留下了一个瘦高的影子,刺猬一般的头发和瘦削的肩膀,长长的两条腿纹丝不动,就站在窗前,不管老人说什么,不管对面坐着什么人,他都纹丝不动。、

听着老人的呵斥,坐在右手边靠门的一个年轻人笑了,笑容里带着大片的讥讽和不屑,让老人更加的愤怒。

“满嘴都是人间大义,这不一直都是你们起源的嘴脸吗?现在来呵斥我,到底是起源的意思,还是你本人的意思?”年轻人看着老人说道,微光照亮了他的眼睛,在他的眼神当中,放射出了睿智的光芒。

老人闻言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时候,坐在旁边的另一个年轻人开口了:“三千帝国进行大清洗是,三千学院作为整件事情的核心,你们冒着巨大的风险借用花脸的整个布局把生科重点实验里面的成果偷了出来,只留下了你一个人在三千学院里面。”

“说到底,还不是你自己怕死?”靠门的年轻人接着说。

老人的呼吸一滞,矢口否认:“车梓畅,你不要胡说!”

屋顶上少女在遥望

门边的年轻人,灰绳现任军师智囊车梓畅耸了耸肩:“随便你怎么说,反正这次我们俩见你,也不是跟你说这些事情的。”

老人长出了一口气,强行平复了自己的心情问道:“你们灰绳到底要干什么?现在正是敏感时期,你们怎么还能大张旗鼓地对安小语身边的人下手?你别告诉我,这都是张世通自作主张。”

张世通坐在车梓畅的身边,连连摆手:“别看我,我都没想对陆宇琪下手,你知道我们的规矩,就算是下手,也不会选上陆宇琪,东荒的那几个小女生,明显是更好的选择。”

“东荒的人也不行!”老人气急败坏。

车梓畅连忙站起来,安抚老人的心情:“消消气,呵呵。”

“你让我怎么消气?你们做出的这些事情,该怎么擦屁股?安小语现在已经对你们……”

“不要着急,不要着急!”车梓畅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看着老人说:“这些都是计划之中的事情。”

“张世通把尸体送到女生公寓那边,是我实现就计划好的。我知道名士最近在帮安小语调查第三廖家的事情,虽然廖家帮我们做的事情不多,但是涉及到起源的,还是有那么几件。”

“安小语追得很紧,我需要一个转移视线的目标。”车梓畅施施然说道:“我算好了名士会在那个时候到女生公寓,所以让世通把尸体故意送到了门口,又泄露出了一些血腥气,就是为了让名士发现。”

张世通也笑了:“不然我的手段,怎么可能被普通人发现?”

车梓畅轻轻端起了酒杯,继续说道:“这样,安小语就会将视线转移到陆宇琪和起源之间的关联上面,我们就可以趁机抹除第三廖家生意当中起源的痕迹,也刚好让安小语从这次的大清洗当中脱出来。”

老人看着车梓畅的脸,细微的光芒映照出了一张清秀的笑脸,让老人不寒而栗。

如果说在帝都的这些人当中,最让老人害怕的那几个,远不是监察部和军委的主事人,也不是传说中的五人组。

最让他心存忌惮的人当中,就包括面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年轻人,灰绳的军师车梓畅,号称剃刀的男人。

剃刀的刀片,轻薄如无物,隐藏在缝隙里面很难被人所察觉,但是一旦动起来,便可以轻易断人喉咙,杀人于无形之中。而且最关键的是,剃刀的刀片,无论从什么角度看过去,都能够看到他隐藏在细小结构当中的锋利。

剃刀车梓畅,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相比于毒蛇关觉的后发制人和花脸的绝对掌控,剃刀平生所用的计谋,更加阴险毒辣,不计任何后果,明显带有灰色世界的风格,让人如芒在背,又不知所处,无可防备。

盯着车梓畅的脸,老人似乎想要看出他那副笑脸当中隐藏起来的大片阴险。然而,他并没有如愿。

冷哼一声,老人站起了身:“但愿如此!”

走出那间昏暗的房间,老人显然松了一口气,面对灰绳的四大巨头,就算他是起源在帝都埋下的最深的内线之一,就算他在帝都从事间谍工作这么多年,也免不了要浑身冷汗。

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这栋看起来平凡无奇的建筑,老人松了一口气,上了车。

而一直跟在他身后的瘦高男子则没有跟着他上车,似乎已经完成了他工作的相关部分,脸色平淡地对老人点了点头。老人也对他点了点头,两个人在街边分开,向着不同的方向离开。

而站在楼上窗口的黑衣男人,脸上甚至被黑色的绷带缠绕,遮挡了大半的面容,露出的鼻梁和眼睛勾勒出了他冷峻的面容,从窗帘的缝隙当中看着离开的老人和瘦高男子,轻哼了一声。

“走了?”车梓畅端着酒杯问,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黑衣男人转过身,点点头。

张世通嗤笑道:“这老家伙,不会是看出什么了吧?”

而在屋子当中没有说话的第四个人则开口说:“就算他看出来了,又有什么用吗?”

这一道声音清脆悦耳,在屋子里最黑暗的地方响起,没有人看得到的角落,没有人看得清的面容和身体,居然是一个女人?

一声高跟鞋落地的声音响起,女人站起了身,走到了窗边,伸手猛地拉开了窗帘,灿烂的阳光照进了房间,照亮了她身上那件红色的长外套,白色狭窄的束胸和束胸当中溢出的波涛。

白净的锁骨和纤细的腰身毫无保留地暴露在阳光里面,一头黑色的长发随着窗帘带起的风四散飘动,露出一张惊世骇俗的脸。

女人很高,几乎和白不相上下,两条长腿在长风衣下面若隐若现,张世通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眼中忍不住露出一丝的贪婪,就连车梓畅这样的智者,都有了一丝玩味。

只有黑色衣服和绷带的男人,在她拉开窗帘的一瞬间,纵身向后跳去,飞身跳上了墙角,似乎被胶水粘在了墙上一般,背靠着屋顶,躲避开了充满房间的阳光,满脸的嫌弃。

“点墨,你就这么讨厌阳光吗?”女人慵懒的回头,眼睛里面充满了睡衣,笑容可掬。

点墨被黑色绷带缠绕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不耐烦,摇了摇头,瞬间消失在了墙角的影子里面,再也找不到任何存在的痕迹。

如果安小语看到这一幕,就会想到当初在垆坶县想要带走百岁的那个人,但是显然,点墨的能力要远比当初那个撇脚的影子操纵者更加高超,能够随心所欲地将自己隐藏在影子当中,移动到其他地方。

车梓畅放下了酒杯,轻声说:“魅魇!”

女人听到他的话,轻轻地撅起嘴,似乎有些不满,但是依然伸出手,将红色的风衣紧了紧,裹住了那副让人深陷其中的身材,房间当中旖旎的气氛似乎瞬间收敛了很多。

张世通也开始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抱着手里的快递头盔,干咳了两声,不做声了。

车梓畅继续说:“那个老头,就随他去吧,就算他看出了什么,就算他都跑了,又有什么关系?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所以灰绳算是躲过一劫了?”张世通问。

车梓畅点点头:“大清洗之后,帝都没有了起源的人,安小语想要调查起源,必然要从我们这边下手。她背后所牵扯到的势力太多,虽然灰绳并不惧怕,但是不能做无畏之争。”

“本来我们做的那些事情,都是和起源的交易,平生让我们给他们挡住安小语?”魅魇娇声说道,伸手从边上的盘子里捏起了一枚樱桃,放在嘴唇上,“啵”地一下吞进嘴里。

看到她的样子,车梓畅都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你这样诱惑我们两个,很有意思吗?”

魅魇无奈道:“我倒是想诱惑点墨,可惜人家看不上我啊!”

“切!”

而灰绳想要尽力摆脱掉的安小语,正在披头散发地驾驶着单车,从女生公寓的门口起飞,冲向三千学院。

“糟了糟了!昨天看资料看的太晚了!”

看了看终端上的时间,安小语一阵无力。

一分钟之内能够赶到教室所需要的速度……超音速?

这踏马谁顶得住啊!